三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数字图书的冰与火【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2:35:04 阅读: 来源:三七厂家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7月11日,美国纽约州南部联邦法院裁决,认为苹果公司违反了美国《谢尔曼法》(美国反垄断法律的基本法律之一),丹尼斯•科特法官判决认定苹果合谋操纵电子书价格。此案源于去年4月美国司法部以苹果公司涉嫌与5大出版商(哈珀-柯林斯、阿歇特、西蒙与舒斯特、企鹅以及麦克米伦)合谋抬高电子书价格为由,对其提起诉讼。此案在今年6月3日至20日,进行了长达3周的公开审理。

在美国撰稿人安德鲁近日发布的一篇备受美国出版商瞩目的法律纠纷清单中,美国司法部与苹果的诉讼首当其冲。安德鲁在文章中表示数字出版领域内的这些官司如乌云般笼罩在出版商头上,无法让他们的心情明朗起来。

百道网总裁程三国认为,如果企鹅、麦克米伦等出版商与苹果联合,是出版商担心亚马逊夺取了电子书市场的控制权,从而导致“明天”没有钱赚,那么刚刚起步的中国数字出版业则是在担心今天无法赚钱。

电子书代理烽烟四起

在电子书市场占据首位的亚马逊有两个十分简单的目标:一是把电子书打造成主要的出版格式;二是,9.99美元能够成为新电子书的市场价。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亚马逊甘愿牺牲短期利润,通过大幅降低电子书的定价,鼓励人们放弃实体书。

2007年,亚马逊推出电子书阅读器Kindle时,就采取了与印刷图书相一致的“批发销售模式”,也就是说,出版商以固定价格向亚马逊批发书籍,但零售价格由亚马逊自主决定。出版商经常把批发价定在12美元至14美元,但是亚马逊的零售价却只有9.99美元——换句话说,与标价为20美元的其他电子书相比,价格十分优惠,亚马逊在为用户埋单。

而美国司法部与苹果及5大出版商的这场官司的核心正是电子书的销售模式之争。庭审期间,除了与乔布斯共同奋斗了24年的战友、苹果公司互联网软件和服务副总裁艾迪•库伊外,5大出版社、亚马逊、巴诺、谷歌等电子书业的顶级巨头悉数出场,观战司法部诉苹果及5大出版社的反垄断案。

亚马逊与出版商签订的是“批发模式”,根据这个战略,出版商仍然能从每本电子书中赚取利润,因为亏损由亚马逊自己承担,与他们无关。但出版商还是对亚马逊9.99美元的定价颇为担心。一旦亚马逊夺取了电子书市场的控制权,这些出版商担心,掌握主动权的亚马逊便会迫使他们调低批发价。

于是,苹果在2010年4月推出平板电脑iPad之前,与5大出版商签订了一份电子书价格协议,改采“代理定价模式”,即允许出版商确定电子书零售价,但要向苹果交纳利润的30%,并保证向苹果提供最优惠价格。iPad走向市场后,苹果的电子书大多定价为每本12.99美元。

苹果通过“代理商”定价模式,操纵了通过iBookstore销售的电子书价格。在这种模式下,内容提供商无法通过其他渠道以更低的价格销售同样的电子书。

分析人士指出,苹果和主要出版商之所以倾向“代理定价模式”,是因为这种模式既能增强苹果在电子书行业中的竞争力,也可提高出版商的利润率。不过,这种模式会大幅推高电子书的价格,让消费者蒙受损失。

很快,他们的目标就实现了,科特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苹果与出版商的交易使得一些电子书价格在一夜之间上涨了50%甚至更多。苹果和出版商认为,此举可以对电子书行业无可争议的王者亚马逊构成威胁。

当苹果和主要出版商联合起来,以“代理定价模式”推出电子书,而出版商又必须向苹果提供最优惠的价格时,亚马逊只好也同意由出版商设定零售价,否则Kindle所提供的书籍便会减少。

早在2011年,就已经有一批Kindle的顾客向加利福尼亚州一家地区法院提出集体诉讼,指控苹果联合主要出版商哄抬电子书价格。在开庭审判之前,被美国司法部起诉的图书出版商已经选择和解,允许亚马逊和其他零售商重新使用“批发销售模式”,并终止与苹果达成的“最优惠价格”条款。而苹果则保持一贯风格,选择强硬到底。

美国司法部认为,在苹果的主导下,电子书销售协议从原来可由书店决定书籍售价的“批发模式”,改为由出版商决定价格并向苹果支付销售额30%的“代理模式”。美国司法部称,与苹果签署协议的出版商,其电子书价格平均上涨了18%,由此,将此前美国亚马逊大多定价为9.99美元的新出版书籍及畅销书的电子版价格提高到了12.99美元至14.99美元。此次密谋操纵电子书价格的行为是为了挑战网络零售商亚马逊在快速增长的电子书市场的支配地位,却使得消费者在购买某些畅销的电子书时多支出了数百万美元。

美国助理总检察长比尔•贝尔把这次判决称为“选择阅读电子书籍的上百万名消费者的胜利”,“通过今天法庭的决定以及之前与5大出版商的协定,消费者又可以受益于零售价格竞争,从而支付较少的电子书书费”。

虽然法院将另外安排一场单独的审判,以确定赔偿额,但此案似乎将必然被上诉,苹果发表声明,将对法官的裁决提起上诉,或许官司会一直打到美国最高法院。

同时,苹果即将面临美国33个州的总检察长提起的诉讼。雪上加霜的是,苹果还可能面对更多的相关民事诉讼。

数字出版界诉讼不断

当5大出版商担心日后利益,与亚马逊“反目”时,在另一桩案件中,包括兰登书屋在内的6大出版商却与亚马逊同时坐上了被告席。

今年2月,位于纽约的美国施托伊弗桑特广场书屋等3家书店向法院提起集体诉讼,指控亚马逊和6大出版商利用DRM(数字版权管理)技术垄断美国电子图书市场。由于没有与最大的出版商签订经销协议,无法将使用DRM技术的图书转换到其他平台,独立书店实际上已经被排挤出电子图书市场。

7月中旬,亚马逊与美国6大出版商已经正式向美国一家法院请求驳回3家独立书店对他们的指控,表示他们没有与亚马逊签订在Kindle电子图书中使用DRM锁的协议。

如果说上述的案子多少是为了争夺市场份额的博弈,那么6大跨国出版商之一的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正就《狼王的女儿》电子版对数字出版商开放之路整合媒体公司提起的诉讼,则属于数字版权纠纷。该书是简•克莱德海格•乔治于1973年出版的畅销童书,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拥有该书的纸质版权。

出版商宣称他们的合同中包含了电子书权利,但一些作者则认为自己保留了这些权利,并可以授权给其他人。如果说,当年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和乔治签下合同时,由于对未来技术的不可预测而导致了这场“旧合同-新技术”的诉讼,那么2011年贾平凹的新书《古炉》所引发的数字版权之争,则是源于国内数字版权交易市场的无序和混乱。

2011年1月9日起,贾平凹新作《古炉》在网易读书频道展开收费阅读,读者花8元钱即可阅读到61万字的全文。而《古炉》的纸质图书也在同一天由人民文学出版社首发,定价53元。

当晚,纸质书《古炉》的出版方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表声明称,该社于2008年12月与贾平凹签订了长篇小说《古炉》的图书出版合同,合同约定在合同有效期内拥有该作品的数字化产品及网络版的版权。网易则表示,他们签订的是独家、首发、全本的数字版权。

数字出版的核心是版权,但程三国坦言,版权的问题在中国确实相当复杂。国内作家在创作完作品以后交给出版社。出版社进行排版、装帧、编辑、包装之后推向市场,但其只拥有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要想进行数字出版等深一步的产业挖掘,还要继续和作者商讨、沟通。由此就催生了作家的茫然、出版社的谨慎行事以及数字出版新媒体企业的发展迟缓。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表示,人文社与网易关于《古炉》数字版权之争,反映了国内数字版权归属的乱象,同时也反映了国内出版界面对数字出版的快速发展而表现出来的盲目与无奈。

《古炉》数字版权的归属,贾平凹颇显无奈地回答验证了程三国的说法。他说:“比较复杂的一些事情,因为我自己不上网,也不会上网,这个不知道了。”当时人民文学出版社起诉网易侵权已经立案,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政策法规研究所副所长张凤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不了了之是一些作者版权被侵犯后的普遍态度。数字版权还没有形成产业链,也很难有作家因为网络传播而有客观的经济收入,在不知道如何处理数字版权的情况下,作者的心态通常是只要尊重了署名权,保证了作品的完整,他们并不排斥网上传播。“当然如果有经济收入就更好了。”张凤杰补充道。

2012年,我国数字出版收入规模达1935.49亿元,但作家和传统出版商以及文化公司分得的蛋糕却并不多。张洪波表示,这也是传统出版社和作家参与数字出版积极性不高的一个主要原因,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侵权盗版猖獗,政府打击和司法审判力度不够,权利人和社会参与程度不够。

打不通的产业链

7月8日,第五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发布的《2012-2013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中国数字出版产业收入规模达1935.49亿元,比2011年的1377.88亿元增长了40.47%。其中,依然是互联网广告、手机出版与网络游戏占据收入榜前三位。

但对于数字图书出版,几位受访人都表示,只是看起来很美。当苹果和几大出版商想要打破亚马逊在电子书定价上的绝对支配地位时,中国的图书数字出版才刚刚起步。同方知网知识传播工程技术研究院马学海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图书出版在数字出版收入中可能只占个零头。

国外大型出版商,数字出版占总收入的20%以上,而中国则鲜有依靠数字出版赚钱的出版社。马学海认为,没有看到盈利,是出版社不愿意加大数字出版投资的主要原因。

将一本纸质书转换为电子书,每本书可能需要200元左右的成本,出版社不愿意出钱,那么只能交给数字出版平台来做。程三国认为将“毛坯”转档,包装后再上架,想要抢占先机,或者与纸质书同台竞争已经不可能了。

而另一个影响数字出版产业链的则是在传统出版业就一直争论不休的图书定价问题。

在国内,卓越亚马逊、当当网和京东商城三大平台的赔钱赚吆喝和中国移动以及盛大文学的低价策略都将电子图书向更低的价格推进。

张洪波举例说,当当网今年4月免费促销电子书引起了国内很多出版社和权利人的强烈不满。这也说明店大欺客,在数字出版领域已经非常普遍。面对实力强大的电信运营商和电商、平台,单个的作家或出版社根本没有实力和能力与其抗衡,缺乏电子图书定价的主导权和谈判主动权。

中国移动的图书平台定价标准为纸版书的10%左右,在“四六”分成的背景下,出版社的利润一降再降。但惧于移动庞大的用户群,出版社只能选择将已经有不错收益的畅销书或者卖不出去的书由中国移动的手机电子书平台出售。所以,真正在电子书市场上获得巨大利益的,并非几家专业的电子书公司,而是中国移动。

习惯于低价垄断的卓越亚马逊自然也不甘落后,将图书降到与移动手机平台一样的价格。于是就出现了当红主持人孟非的新书《随遇而安》电子版在网上以不足两元的价格出售的案例。

在当当网已经出局,京东商城还未入局的电子书市场,程三国认为这更像卓越亚马逊和中国移动的市场争夺战。

不同于卓越亚马逊的图书定位,手机用户80%以上阅读的是网络小说。张洪波认为,这种趋势并不会促进数字出版的发展,很多严肃文学被降价销售,网络文学大行其道,手机阅读中间商多如牛毛,出版社和传统作家收益微乎其微,甚至被手机运营商擅自侵权传播,因此作家们对待数字版权十分谨慎。对出版商和作者来说,手机阅读依然是“看上去很美”。

于是这种情况就导致了令人尴尬的恶性循环:出版商不愿意把优质的内容数字化,阅读器和阅读平台因为缺少内容而无法吸引核心读者,核心读者的阅读习惯迟迟不能转型,于是出版商也就更没有动力快步转型了。

而这也引起了数字出版发展受困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内容的缺乏。数字出版市场的发展依然遵循内容为王,但在向数字出版转型的过程中,技术凌驾于内容之上的情况并不鲜见。而真正愿意为数字出版埋单的消费群体的关注点正是电子书可以与纸质书媲美的用户体验和优质的图书内容。

无论是交易平台还是产业基地,一个权威和公正的数字出版平台的建立,成为各方共同的期盼。一个能对数字出版的流程熟悉,对于国家的各项法律法规有明确认知,而且能够保障和平衡各方利益的平台,是各方共同的需要。

“这就需要作者要联合起来,依靠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传统出版界要联合起来,依靠自身的行业协会,创新数字版权授权模式,建立合作共赢的商业模式,加大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的力度,让权利人看到数字出版不但看上去很美,而且还能推动作品传播和有丰厚回报,这才是比较健康的数字出版产业生态。”张洪波表示。

少儿线上英语

扬州广陵

代理记账公司名称大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