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不应陷入城镇化的误区

发布时间:2021-01-25 14:56:15 阅读: 来源:三七厂家

中国不应陷入“城镇化”的误区

十八大之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了“城镇化”是未来中国经济扩大内需的主要方式,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是下一阶段的经济发展纲领。因此,国内外对中国城镇化的期许与解读很多。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城镇化”的要求,是“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增加城镇综合承载能力,提高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也就是说,现在所强调的“城镇化”,重点应放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及中国农业现代化这两个基点上。但是,无论是一些政府职能部门还是民间组织,对“城镇化”的理解与中央政府“城镇化”的精神有着很大的不同,有些甚至于正在把新型“城镇化”发展引向严重的误区。  比如有人认为城镇化就是城市固定资产投资快速增长,如果未来10年新增城镇人口达到4亿,那么按较低口径计算,农民市民化以人均10万元的固定资产投资,就能夠增加40万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需求。比如有人认为城镇化将培养6亿中产阶层,而随着中国中产阶层的强大,城市居民消费自然会增长,居民巨大的消费力将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比如有人认为城镇化将产生巨大的住房需求,而巨大的住房需求不仅可以让前10年住房市场繁荣的模式得以继续,带动与住房相关的许多产业的发展,而且能让住房市场的价格永远上涨而不会下跌,房地产企业及住房投资者的暴利模式可以持续。比如有人认为,如果能够实现公共服务均衡化,那么不仅可以让农民就地转换成市民,而且也能够减少人口规模流动对大城市发展产生的压力。  上述对新型城镇化的理解与解读,不能说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但是如果中国“城镇化”发展走的是这样的路,那么中国“城镇化”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进入了一个严重误区。因为,这样的城镇化不仅与中央政府的城镇化精神相背离,与城市化实质与发展规律相违背,而且无法让农村居民市民化。  无论是“城镇化”还是“城市化”,其核心就是让农民进城,让农民进入城市后享有一般市民的待遇。这样不仅能够提高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提高整个社会公共服务的效率,降低整个社会经济的交易成本,而且能够改变农民的生活方式,为广大农民提供更多的教育、就业以及增加收入的机会。只有这样,广大农民才有扩大消费的能力。如果农民不进城或就近进入城镇,如果农民不能够尊严、体面地进入城市,成为一个真正的城市市民,那么中国的城镇化不仅无法让国内居民潜在的消费需求得以扩展,更无法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  前10年以投资拉动城市空间扩张、以“房地产化”带动经济短期繁荣的城市化模式,不仅已被证明走到尽头,而且它将成为当前中国经济、政治及社会各方面矛盾爆发的一个焦点。为什么这个矛盾还没有爆发出来?原因就在于近10年中国住房市场的价格从来没有经历过周期性的调整,除极少数地方外,中国各地的住房价格几乎仍然处在上升的周期中。如果国内住房市场的价格一直处于上涨的态势,那么以“房地产化”为主导的城市化的经济泡沫以及其他问题和矛盾都会被这一价格上涨的假象所掩盖。如果中国住房市场的价格出现周期性调整或快速下跌,那么房地产市场及中国社会经济生活的许多问题及矛盾就会水落石出了。  比如当前国内金融市场影子银行盛行,银行不良贷款在不断地增加,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巨大,但是中国金融体系仍然一片莺歌燕舞,不少管理部门都认为风险可控。之所以有这样乐观的想法,原因就在于国内住房市场的价格一直处于上涨周期,如果国内房价出现下跌,那么国内金融体系中的这些风险都会暴露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国内金融市场所其面临的风险肯定是巨大的。一般而言,没有只涨不跌的房价,也没有只跌不涨的房价,中国房价持续上涨了近10年,不少地方的房地产泡沫已经吹得巨大,只要房地产政策及金融市场条件发生变化,国内房价周期性逆转就是一种必然。  当前有一股巨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力量正千方百计地推动国内住房市场价格只上涨而不下行,由于国内住房市场是以住房投资投机为主导的市场,因而借助任何信息与新概念来影响市场预期,从而推高住房市场价格也是惯用的手段。最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城镇化”,也就成了让顶在天花板上的住房价格继续上行的重要概念。而且这股希望中国住房市场价格永远上涨的力量,不只存在于房地产企业、住房投机炒作者、商业银行及地方政府中,这股力量里还能看到一些职能部门的影子。这些年来,不少职能部门从来就没有从公共利益、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出台有利于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政策,而是为了扩张自身的权力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并把一些好的经济发展理念引向岐途。  针对当前国内对城镇化的误读,中央政府应对“城镇化”的概念做一个清楚界定,除了对基本原则的阐述,比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指出的原则,城镇化是有质量的、新型的、环保的等,还应通过各种具体政策对“城镇化”进行界定,比如要用信贷及税收政策等经济杠杆而不是政府行政干预的手段,对住房市场的性质进行规定、对住房需求进行区分,再比如明确农民市民化的实现途径,出台这方面的具体政策等。尽管这些政策不能够立即实施,但起码得给市场一个较为明确的预期。只有这样,整个市场对新型城镇化才能有一个清楚的概念,国内住房市场也就不会被少数既得利益集团所左右,如果中国新型城镇化陷入误区,那么要让真正的新型城镇化发展起来将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装修图片大全

地中海三居室装修

苏州新房装修报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