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原油市场多空博弈加剧沽空原油期货成套利算盘瑞昌

发布时间:2020-10-19 03:00:18 阅读: 来源:三七厂家

在多哈冻产会议流产的第一时间,对冲基金经理赵城(化名)斥资千万美元沽空了NYMEX原油期货。

“太出人意外了,原先市场普遍预期产油国会在多哈协议达成冻产协议,因为这有利于改善各个产油国的财政状况。”赵城直言。多年的金融操作经历,让他迅速意识到,这意味着原油市场新一轮多空博弈即将打响。

18日开盘伊始,受多哈冻产协议意外流产影响,NYMEX 5月原油期货一度大跌6.8%,创2月1日以来最大日内跌幅,至每桶37.61美元。布伦特6月原油期货一度跌7%,至每桶40.10美元/桶。

不过,赵城的欣喜仅仅只能维持半天时间。

随着全球第四大产油国科威特出现石油开采领域罢工事件,加之花旗银行发布最新报告力挺油价反弹,NYMEX原油期货价格开始逐步收复失地。截至18日20时,目前NYMEX5月原油期货价格徘徊在38.97美元/桶,跌幅收窄至3.72%。

对冲基金趁机大肆沽空

多哈冻产协议流产,的确出乎多数对冲基金的意料。此前对冲基金普遍判断是,基于改善财政收支状况的需要,全球OPEC与非OPEC主要产油国会达成一份冻产协议,旨在压低原油开采量减少供应,力挺油价反弹创造更高的原油出口收入,改善各自财政收支状况。

这令不少对冲基金此前一直加码NYMEX原油期货看涨头寸。

“多哈冻产协议的流产,充分说明了全球主要产油国之间的内部分歧。”赵城分析说。

具体而言,沙特一直希望通过采取增加产量与低油价策略,捍卫自身在原油开采领域的强大话语权,为此他要求伊朗必须加入签订多哈冻产协议,避免自身减产令其他国家趁机增加石油出口市场份额;俄罗斯等国则希望通过适度减产抬高油价,缓解自身财政状况恶化问题;伊朗在解除制裁后,迫切希望增加原油出口赚取外汇收入。

然而,各个国家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无形间导致多哈冻产协议最终难以落地。

“事实上,沙特之所以敢于拒绝在多哈冻产协议签字,是因为沙特很多油田的开采成本约在10-20美元/桶,即使协议流产导致油价大跌,沙特也能保证自己的原油开采利润。”一位原油贸易商透露。

然而,这恰恰令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有机可乘。

在赵城看来,在多哈冻产协议流产后,这类对冲基金成为沽空原油期货的最大资本力量。而且他们的沽空范畴还包括全球股市。其投资逻辑是,多哈冻产协议流产导致原油价格大跌,令全球经济面临更严峻的通缩风险,必然导致股市下跌。

18日当天,受原油大跌冲击,香港恒生指数下跌1.2%,日经225指数收盘下跌3.4%。欧洲Stoxx 50指数、德国DAX指数、英国FTSE100指数以及法国CAC40指数开盘均下跌逾1%,令这类对冲基金一度收获颇丰。

然而,他们的如意算盘,也没能持续很长时间。随着科威特爆出原油开采领域罢工事件,原油价格开始逐步收复失地。

记者多方了解到,推动原油价格触底反弹的幕后推手,主要是原油贸易商。

“他们也在豪赌。”上述原油贸易商坦言,尽管市场还无法判断科威特罢工事件究竟会对原油供应带来多大的影响,但他们似乎笃定科威特每日原油开采将骤降60%,足以改变全球原油供过于求的状况。

事实上,过去一个月,原油贸易商始终是NYMEX原油期货市场的坚定买涨者。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4月12日当周,原油贸易商为主的商业性头寸较前一周增加8593000桶NYMEX原油期货净看涨头寸。

“他们是在殊死一搏。”赵城认为。鉴于全球原油开采成本普遍在50-60美元/桶,当前原油贸易商手里的原油库存基本处于浮亏状态,所以他们必须寻找机会抬高油价,尽可能减轻价差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哈冻产协议流产后,花旗银行发布最新报告力挺油价。

花旗银行认为,经过将近两年顽固的库存累积之后,原油市场似乎正在接近持续消化库存的阶段,从而有望推动油价2017年涨到60多美元。目前而言,原油库存可能在夏季出现下降,届时炼油需求将会上升。

不过,原油市场多空博弈究竟鹿死谁手,目前仍是未知数。

赵城透露,18日当天一些对冲基金迅速对原油期货空头头寸进行获利了结,究其原因,是他们担忧多哈冻产协议流产,并不影响某些产油国自己压缩原油开采量,以抬高油价改善自身财政收支状况。

“我会维持原油期货沽空头寸,因为我们的获利来源,不仅仅是沽空原油期货的收益。”他表示。

沽空原油期货的新算盘

在他看来,多哈冻产协议的流产,令不少对冲基金开始重新考量新兴市场产油国的财政收支恶化风险——毕竟,这将促使各个产油国持续增加各自的石油开采量,以争夺石油出口市场份额,但此举又造成油价持续回落,令产油国原油出口收入大打折扣,进而导致这些国家再度遭遇原油出口收入骤减、财政赤字缺口加重、经济复苏动能衰减、资本重新外流的恶性循环。

“这也是我们敢于维持原油期货沽空头寸的主要原因,只要新兴市场产油国货币受制经济基本面恶化而大幅贬值,原油期货价格也将被拖累进一步下跌。”赵城分析说。他们之所以不选择直接沽空货币,主要是忌惮G20国家正在密切关注外汇市场,令对冲基金变得束手束脚。

在他看来,沽空原油期货比沽空货币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原油期货可以放大更高的投资杠杆倍数,进而创造更可观的沽空收益。原先他们可能动用2-4倍资金杠杆用于沽空货币,但在期货市场,他们可以通过经纪商将投资杠杆放大到5倍以上。

但他也坦言,对冲基金此举,也是在进行火中取栗式的豪赌。

高盛大宗商品主管Jeff Currie曾表示,鉴于产油量变化通常落后油井数量与资本支出变化六个月左右,按此测算,随着原油开采商持续收缩资本开支,油价最早可能在今年三季度末走向真正复苏。

赵城对此并不担心。在他看来,当前对冲基金之所以敢于沽空原油期货,除了押注新兴市场产油国货币即将贬值,背后还有更大的算盘,就是他们相信下半年美联储将重启加息步伐,到时原油与新兴市场产油国货币将面临更大下跌压力,他们的套利算盘依然能如期兑现。

关注有惊喜

回收废活性碳

加强级3pe防腐钢管

电磁流量计

相关阅读